「中國是否會攻打台灣」仍不可知。不過,台灣確實應該讓中國的領導人明白,發動戰爭的代價會大過利益。台灣應該採取什麼戰略,如何實質調整目前的國防規劃,建立確實可信的嚇阻態勢?

本專題系列出自喬治梅森大學出版的英文專論: A Question of Time: Enhancing Taiwan’s Conventional Deterrence Posture(閱讀原文:連結)。

感謝喬治梅森大學「安全政策研究中心」 (Center for Security Policy Studies) 授權全文的翻譯及轉載。為讓讀者便於閱讀,我們將內容依原始章節區分。本文所有權利歸喬治梅森大學所有。

我們也與《時間問題》的主要作者進行了訪談。我們討論了嚇阻的概念與基本邏輯,台灣是否以及為何應該為戰爭作準備,研究團隊給台灣的國防建議,以及在危機動盪時期辯論這些議題的價值。請點入此處閱讀我們與作者的對話:連結

簡單而顛覆以往的解決方案:彈性的縱深拒止策略

安全專家們常說當國際環境中有潛在危險時,這國家就面臨了不確定性。不過「不確定性」這一詞不適用台灣狀況。我們認為台灣領導人與國防決策者遇到的問題相當不同:中國對台灣的意圖是十分確定的。中國就是要建立對台灣島的政治掌控。但仍舊不確定的是,中國如何實現此野心,或是要花多久時間才能達到。這樣看待危險的方式,應該對台灣的防禦政策以及整個社會對中國的看法,產生更指導性影響。

我們的主張既簡單又顛覆以往。簡單是指我們認為台灣應該採用彈性的縱深拒止態勢,而非固定形式的決戰計畫,且應該讓社會作好不對稱作戰的準備,向大眾說明不只是要對抗更強大的敵人,而且要運用相對低科技的武器系統與游擊戰法,讓中國侵略與佔領的成本高到令之卻步。我們提出的戰略也顛覆以往,這項戰略提議意味著,台灣如果不放棄也應該重新思考是否還要側重先進武器系統,而且要讓社會大眾準備好打一場叛亂戰、並針對沒有美國前來救援的戰爭進行整備。這些改變可能需要台灣挑戰甚至顛覆長久以來的戰略思考模式,但我們相信,如果台灣希望永久維持事實上的獨立,這些改變是必要的。

我們提到,台灣應該效法愛沙尼亞以及其他波羅的海國家的例子。有些讀者可能會反對,因為台灣是島國,經濟規模三兆美金,人口約是波羅的海國家總數的四倍。不過我們主張這些例子對台灣有仿效意義。這些國家有台灣缺乏的優越條件:在國際上受到廣泛承認且能派代表參與國際組織,並與包括美國在內的26國家簽署了安全協議。但這些條件不代表它們就安心了。由於俄國對波羅的海地區的意圖,衍生出許多不確定性。雖然俄國宣稱重視在地緣政治鄰近地區保護俄羅斯的少數族裔,但大家對於俄國是否會對北大西洋公約組織三會員國動武,仍抱持懷疑態度[註 252]。有鑑於這樣的不確定性,波羅的海三國採取許多措施來提升拒止能力,防止俄國發動攻擊。他們提高國防預算以履行在北大西洋公約組織的承諾、再度實施徵兵、並維持(至少在立陶宛與拉脫維亞)強健的志願民兵隊。這些國家沒有自己的空軍、缺少重要海軍資源,而且也沒有野心購買大型軍事武器載台。這些國家清楚,萬一俄國來犯,這些武器載台在開戰時就會遭到摧毀。台灣有海峽作為緩衝,增加中國潛在侵略計畫的複雜度。不過,海水畢竟沒有抵擋的能力,海岸防禦與軍隊才有。長久以來中國缺乏海上能力執行跨海峽攻擊,但未來不一樣了。即使我們知道兩棲作戰或許是最艱難的軍事行動,中國在軍隊現代化的努力對台灣來說非常不利。就算我們推測中國比較想要以和平方式解決台灣問題,從歷史經驗來看,戰爭還是有可能發生。無論台北這邊是否明白,北京方面也許有壓力,要利用時機解決台灣問題。因此,台灣必須以最適當方式,為最糟的情況作好準備:確保在沒有外援情況之下,面對中國軍事來犯,能盡量延長抵抗時間。我們以兩個想法作結論。首先,雖然台灣戰略規畫應假設,若與中國發生軍事衝突,美國不會提供任何軍事支援,但其實我們認為這樣的策略反而會增加美國協防的可能。當然沒人知道,連美國決策者也不敢說,在什麼情況下美國會介入救援台灣。不過,如果中國突然地達成掌控台灣島的既成事實,美國不太可能會為台灣倉促參戰。然而,如果華府看到台灣能靠自己的力量,有效抵抗中國一段時間,美國就很有可能提供協助。烏克蘭的例子可部分作為參考。俄國不法併吞克里米亞時,美國先對俄國實施一些制裁,但隨著烏克蘭展現出對抗俄軍的戰場復原力後,美國逐漸增加軍事支援。台灣沒有烏克蘭的地形縱深,手上的時間更少,但關鍵是台灣需要在接受別人協助之前,先展現可以自助的能力。

第二個想法涉及訴求傳統軍事戰略的好處。有些讀者從這專論裡所得到的結論是,既然兩邊軍力如此失衡,中國一定可以取得勝利,也因此應該考慮發展核武的選項。但這樣的判斷是嚴重錯誤。台灣最不該做的就是重啟核武議題。首先,台灣無法秘密發展核子武器計畫。1960至1970年代之間,華府就發現台灣意圖採購敏感的核武技術。在1987年,一位雙面間諜通報美國情報單位關於台灣的活動[註 253]。類似的情資走漏很可能會再度發生,不論是透過中國或是美國的雙面間諜。這類計畫若洩漏,絕對會招引來核武原本企圖嚇阻的事:中國軍事攻擊。即使台灣有辦法秘密地成功發展核武,最終仍須揭露這項能力才能達到嚇阻力量。但此舉可能破壞穩定,因為中國決策者會感受到內部強烈壓力要率先動武,不讓台灣有機會獲得有效運輸載具或二次攻擊的存活能力。而且台灣因為選擇忽略自身防禦,而極度容易受到傷害,讓情況更嚴峻。因此堅強的傳統軍事態勢對台灣而言較為安全且慎重,才不會促成上述情況。


《時間問題》專題系列

關於作者群

麥克.韓澤克 (Michael A. Hunzeker) 是喬治梅森大學 (George Mason University) 沙爾政策與政府學院 (Schar School of Policy and Government) 的助理教授,也是安全政策研究中心 (Center for Security Policy Studies) 的副主任。他對終戰、軍事適應和傳統式(正規)嚇阻的研究出現在《安全研究》(Security Studies)、《戰略研究期刊》(the Journal of Strategic Studies)、《政治與政治科學》(PS: Politics and Political Science)、《決定因素》(Parameters)、《第一防禦》(Defense One)、《皇家聯合研究所期刊》(the RUSI Journal) 等期刊。他最近和亞歷山大.拉諾什卡 (Alexander Lanoszka) 為美國戰略研究所合著了一本關於東北歐傳統式(正規)嚇阻的專書。麥克曾於2000年至2006年服役於美國海軍陸戰隊,並在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取得文學士,在普林斯頓大學的伍德羅.威爾遜學院取得文學碩士、公共行政碩士以及博士學位。

亞歷山大.拉諾什卡 (Alexander Lanoszka) 是滑鐵盧大學柏斯理國際事務學院 (Balsillie School of International Affairs) 的助理教授和研究員。他先前在倫敦大學城市學院 (City, University of London) 教書,目前仍是那裡的榮譽研究員。他對於同盟政治、核武戰略和終戰的研究出現在《國際安全》 (International Security)、《國際事務》 (International Affairs)、《安全研究》 (Security Studies)、《皇家聯合研究所期刊》 (the RUSI Journal)等期刊。他最近和康乃爾大學出版社出了一本名為《原子保證:核武擴散的同盟政治》(Atomic Assurance: The Alliance Politics of Nuclear Proliferation) 的書,並和麥克.韓澤克為美國戰略研究所合著了一本關於東北歐傳統式嚇阻的專書。他在麻省理工學院 (Massachusetts Institute for Technology) 及達特茅斯學院 ( Dartmouth College) 拿到博士後研究員身分。亞歷山大擁有普林斯頓大學 (Princeton University) 的文學碩士和博士學位,以及溫莎大學 (University of Windsor) 的文學士學位。

布萊恩.戴維斯 (Brian Davis) 是喬治梅森大學沙爾政策與政府學院的博士生。身為一位退役美國軍官以及一位西點軍校 (U.S. Military Academy at West Point) 的畢業生,布萊恩的軍事職涯包含在南韓、中國、阿富汗、美國國防情報局和五角大廈的任務。布萊恩也回到西點軍校的數理科學系服務。目前,他在美國在台協會華盛頓辦公室,擔任政治軍事事務官。布萊恩完成了六個具備多種深度與廣度的學術學位:國際關係理學碩士;應用數學與科學計算理學碩士;國際管理理學碩士;數學理學士;普通話中文副學士;西班牙語副學士。

麥修.費 (Matthew Fay)、小名麥特.費,是喬治梅森大學沙爾政策與政府學院的博士生,也是奈斯坎南中心 (Niskanen Center) 的國防與外交政策研究主任。他擁有聖澤維爾大學 (Saint Xavier University) 政治學學士學位,並有兩個碩士學位,一個是美國軍事大學 (American Military University) 國際關係碩士,另一個是天普大學 (Temple University) 外交史碩士。他合著出版過核武研究,其中一項是期刊《美國歷史評論》 (American Historical Review) 裡的冷戰時期核子預測,另一項是為卡托研究所 (Cato Institute) 撰寫的改變美國核子武力態勢的建議。麥特的研究興趣包含美國外交政策、大戰略和國防政治,還有最近關注著民主國家的軍事有效性政治。

艾瑞克.戈普諾 (Erik Goepner) 是喬治梅森大學沙爾政策與政府學院的博士候選人,以及卡托研究所 (Cato Institute) 國防與外交政策部的訪問研究員。身為一名美國空軍退役上校,他的軍事任務曾包括在阿富汗、伊拉克和太平洋地區的軍隊指揮。他的研究興趣包含國家安全、內戰、恐怖主義和創傷。他在《華盛頓郵報》 (Washington Post)、《決定因素》 (Parameters)、《新聞週刊》 (Newsweek)、《國家利益》 (The National Interest) 和其它刊物出版過著作。艾瑞克在喬治.華盛頓大學 (George Washington University)和空軍軍官學院 (Air Command and Staff College) 取得文學碩士。

喬.佩德魯切利 (Joe Petrucelli) 是喬治梅森大學沙爾政策與政府學院的博士生,也是目前被徵召的美國海軍後備軍官。他畢業於美國海軍學院 (U.S. Naval Academy),在轉調至海軍後備以前,他以美國海軍潛艦軍官的身分,在任內積極完成多樣巡航,並曾在維吉尼亞州北部擔任資深防禦分析師。他有兩個碩士學位,一個來自喬治.華盛頓大學 (George Washington University),一個來自美國軍事大學 (American Military University)。他目前的研究焦點是海軍戰略、戰略穩定和軍事準則創新。

艾瑞卡.森.懷特 (Erica Seng-White) 喬治梅森大學的博士候選人,準備以國際關係和比較政治的專業取得政治學學位。她在美利堅大學 (American University) 國際部門學院 (School of International Service) 取得國際關係文學碩士,擁有伍斯特學院 (College of Wooster) 的國際關係文學士學位,輔修普通話中文。她的研究主要聚焦東亞與東南亞民族主義。她在比較政治、國際關係和量化研究方法等課程中擔任過助教也教過課。